<nav id="oxexh"></nav>

      <form id="oxexh"><legend id="oxexh"></legend></form><em id="oxexh"><span id="oxexh"><track id="oxexh"></track></span></em>
    1. 你好,歡迎來到資源強制回收產業技術創新戰略聯盟 登陸
      關閉窗口
      聚焦資訊當前所在位置:首頁 > 行業資訊 > 聚焦資訊 >

      上游吃肉 下游喝湯 —— 動力電池行業三季度財報解析

      發布時間:2021-11-10 14:17:08   來源:中國汽車報網    瀏覽次數:

      冷熱不均、喜憂參半,依然是當前國內動力電池行業的嚴峻現實。近日,隨著動力電池行業上市公司2021年三季度財報的密集出爐,產業鏈上一系列真實情況也隨之浮出水面,引發廣泛關注。

      截至11月3日收盤,已經有70余家鋰電池產業鏈相關上市公司披露了2021年三季度財報。其中,近80%的企業實現凈利潤同比增長。但是,在動力電池上市公司中,只有寧德時代與億緯鋰能凈利潤同比實現盈利;而動力電池材料企業絕大多數均實現凈利潤同比增長,部分公司出現較大幅度增長,其中有多家上市公司凈利潤同比增長超過500%。

      【電池企業】

      整體承壓擠壓利潤

      縱觀動力電池行業企業的三季度財報,令人矚目的“領頭羊”寧德時代仍然繼續保持領先。財報顯示,寧德時代三季度實現營收292.87億元,同比增長130.73%;凈利潤32.67億元,同比增長130.16%。今年前三季度,寧德時代共實現營收733.6億元,同比增長132.7%;凈利潤77.5億元,同比增長130.9%。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并不在動力電池生產企業前五之列的億緯鋰能,三季度的財報尤為亮眼。三季度,其主營收入達48.88億元,同比上升125.9%;凈利潤7.21億元,同比上升23.7%。

      與同行相比,欣旺達、鵬輝能源、國軒高科等其他大多數鋰電池生產企業三季度凈利潤同比出現下滑,其中欣旺達同比下降88.81%,鵬輝能源同比下降34.69%,國軒高科同比下降59.98%。

      上游漲價達到峰值

      中國電池工業協會鋰電池應用專業委員會顧問蘇南峰在接受《中國汽車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對于動力電池生產企業而言,三季度是全年至關重要的時間段,從上市公司財報中不僅能看到成績和亮點,也能發現存在的問題和不足。”

      具體表現在,一是動力電池生產企業承壓較大,今年以來,下游需求迅速放大,供貨和催貨壓力并存。最新數據顯示,1~9月,國內新能源汽車產銷分別達到216.6萬輛和215.7萬輛,同比增長1.8倍和1.9倍,新能源汽車企業采購動力電池多是聚焦頭部企業,像寧德時代等企業擁有產能、技術、品牌、市場份額等方面的優勢,相比之下,一些中低端企業鮮有訂單,很多新能源整車企業即使拿不到頭部企業的貨源,也不會采購中低端企業的產品,因為無論是整車企業還是新能源汽車用戶如今都更看重電池的質量、性能和品牌。

      二是動力電池企業要承擔上游原材料多次提價帶來的生產成本上升的壓力,而且漲價壓力在三季度達到峰值,電池級碳酸鋰、工業級氫氧化鋰、金屬鋰、六氟磷酸鋰等鋰電池主要原材料在三季度價格漲幅最大,抬高了動力電池企業的生產成本,極大壓縮了利潤率,除了極少數像寧德時代這樣的規模化企業,其他電池生產企業都受到了一定影響,很多電池企業凈利潤出現負增長。

      投資擴產全面開啟

      四川新能源汽車動力電池產業聯盟專家宋浩駿在接受《中國汽車報》記者采訪時表示,首先,從動力電池頭部企業來看,隨著新能源汽車產銷回暖,動力電池需求供應趨緊,由此導致動力電池頭部企業一方面開始擴產能,像寧德時代三季度末累計產能65.5GWh,在建產能達92.5GWh,預計今年底將超過150GWh。寧德時代已規劃和建設寧德、溧陽、西寧、宜賓、肇慶、德國6大基地,總規劃自有產能近420GWh,同時與上汽、廣汽、一汽、東風、吉利設有合資企業,累計規劃產能將超過560GWh。其次,為在一定程度上抵消原材料漲價壓力,三季度開始,寧德時代、國軒高科、億緯鋰能、孚能科技等動力電池生產企業均在加快與上游原材料企業的合作。其中,寧德時代直接或間接參股的上游原材料企業超過20家。億緯鋰能通過戰略入股、合資建廠、收購等形式在原材料領域投資超過100億元。國軒高科則在今年7~9月密集布局上游材料領域,已經逐步建立起“材料端-電池端-產品端”的全產業鏈垂直布局。

      華泰證券分析師彭松林向《中國汽車報》記者表示,雖然欣旺達、鵬輝能源、國軒高科等企業出現凈利潤同比下降,但這些企業的實力還是較強的,只是三季度是其投資較多的一個時間段,由于擴建產能及項目投資,以及向原材料領域進行投資等,對財務報表產生了一定影響。應該說,即使目前這些企業遭遇利潤下滑,同樣是不盈利的數據也要區別來看,如果是中低端電池生產企業,那就有可能走向窮途末路。但在上述幾家企業中,雖然目前盈利有負增長,但隨著其項目及投資的逐步落實,產能和成本控制能力也會得到提高,企業發展還會迎來新的機會。

      【原材料企業】

      全線飄紅迎來高光時刻

      雖然同屬動力電池產業鏈上市公司,但與動力電池生產企業相比,原材料企業在三季度迎來盈利的高光時刻。其中,多家動力電池原材料企業報表出彩。鋰電池鋁箔龍頭企業鼎盛新材,三季度實現營業收入48.15億元,同比增長43.74%;凈利潤1.11億元,同比大增18226.74%。主營鋰電池正極材料的德方納米,三季度營收達22.71億元,同比上升295.18%;凈利潤2.44億元,同比上升2280.45%。氟化工企業多氟多,三季度實現營收24.02億元,同比增長112.43%;凈利潤4.29億元,同比增長20586.2%。

      增產增收利潤大漲

      “由企業財報來看,其中既包括新能源汽車銷量高速增長帶來的需求持續擴大,也包括各類原材料從源頭開始漲價帶來的利好。”廣東工業大學新能源材料研究中心研究員陳新彤在接受《中國汽車報》記者采訪時表示,一是從正極材料企業看,如容百科技三季度實現凈利潤2.28億元,同比增長284.7%;杉杉股份三季度實現凈利潤20.14億元,同比增長1034.67%。這樣的增長,均來自下游市場需求上升,以及產能利用率大幅提升,并且隨著新產線的升級迭代及生產規模的逐步擴大,產線規模效應顯現,單噸成本下降,在供應鏈管理方面也顯著增強。二是從鋰電池核心原材料六氟磷酸鋰來看,在行業規模不斷擴容的同時,集中度正不斷提升,產能向頭部企業集中。龍頭之一的天際股份三季度凈利潤為2.42億元,同比增長2491.07%。

      是偶然還是必然,業內也有分析。“今年以來動力電池原材料價格出現多輪上漲,是一種市場行為,并不一定持久,但為動力電池原材料企業的三季度財報添了彩。”山東省電池工業協會顧問謝瑜忠在接受《中國汽車報》記者采訪時提出,一是今年以來,從鋰電池正極材料、電解液、銅鋁箔,到鋰電池輔料,再到石墨負極等的動力電池原材料價格持續上漲,使原材料企業直接受益,這些企業“坐收漁翁之利”;二是今年以來,動力電池裝機量及市場需求迅速膨脹,來自中國汽車動力電池產業創新聯盟的數據也表明,受益于中國新能源汽車景氣度高漲,1~9月,動力電池累計裝機量92.03GWh,同比增長169%,相較2019年同期累計裝機量增長119%。由此,對原材料需求持續增加,使原材料漲價難以遏止。由此帶來的利好效應,在三季度財報中得以集中體現。

      企業加大技術投入

      招商證券分析師馬宏圖向《中國汽車報》記者分析認為,根據現有財報內容可以看出,原材料企業今年的生產投資活動大致可分為以下幾類:一是持續提升鋰電池原材料產能。如石大勝華財報顯示,其大幅擴產碳酸酯產品,已成為行業內惟一能夠同時提供5種電解液溶劑、六氟磷酸鋰及多品類添加劑產品的企業。而且,石大勝華還投資7.25億元,建設了年產能5000噸的動力電池材料項目,以及年產能1000噸的硅碳負極材料項目。截至三季度末,石大勝華賬面貨幣資金4.97億元,而長短期借款合計僅約0.5億元,保持了資產優良。

      二是向上游投資鋰礦。如贛鋒鋰業通過全資孫公司荷蘭贛鋒公司,收購了國際鋰業公司持有的Litio公司8.58%股權,交易金額為1317.8萬美元(約合人民幣8425萬元)。同時,其全資子公司贛鋒國際以自有資金1.3億美元(約合人民幣8.3億元)收購荷蘭SPV公司50%的股權;以自有資金14.7億元收購伊犁鴻大基業100%份額,獲得鋰鹽湖項目等,為保障鋰礦供應,進一步降低采購成本奠定了基礎。

      三是通過科技創新提升自身實力,很多鋰電池原材料企業都已經意識到,只靠市場價格上浮盈利并不可靠,依靠科技創新才是可持續發展之道。其中,今年在科創板上市的長遠鋰科,其財報顯示,公司依托在納米級鋰離子電池材料領域的技術優勢,研發一系列高容量鋰離子電池材料,致力于提供更安全與高效的綠色新能源材料,公司主要產品包括三元正極材料及前驅體、鈷酸鋰正極材料等,力爭將公司打造成為“中國納米級鋰離子電池材料領域的領導者”。

      【未來走勢】

      長期供需失衡或埋隱患

      動力電池及原材料企業在三季度的勢頭是否會延續,成為業內關注的問題。“目前,就國內動力電池生產企業現狀來看,或將進一步的分化或洗牌,出現強者恒強、弱者恒弱的局面,中低端產能很可能逐步消失殆盡,優勢資源將進一步向頭部企業集中。”西安交通大學科技創新研究中心研究員馬驍雄告訴記者。

      但需要引起重視的是,如果原材料價格持續上漲,最終一定會倒逼整個新能源汽車產品漲價。在目前的發展階段,國內汽車市場上是外資、合資、自主品牌汽車同臺競爭,如果自主品牌汽車因此漲價,將在一定程度上削弱市場競爭力。提高價格雖然能給原材料企業帶來一時利好,但可能因此埋下隱患。

      產業鏈協同合作增加

      馬驍雄表示,三季報透露出一些新的信息,一是動力電池生產企業特別是頭部企業,未來仍將面臨良好機遇,雖然存在原材料漲價等不利因素,但決定企業發展的并不是價格和成本,如寧德時代就稱價格波動因素給企業帶來的影響很小;二是靠技術和品牌去搶占更多市場份額,正在成為一種趨勢,如寧德時代與現代摩比斯簽署技術許可與合作意向協議,授權摩比斯使用寧德時代的CTP(高效成組)技術,中國電池企業對外授權使用專有技術,仍不多見;三是越來越多的電池企業將提高智能化、數字化、自動化生產水平,作為追求規模、效益的基礎,令人欣慰。

      彭松林分析認為,鋰電池主要原材料價格持續走高,一方面給上游礦產帶來了新增需求,在高鎳需求拉升及鋰精礦價格上行的背景下,碳酸鋰和氫氧化鋰價格環比走高,三元正極價格上漲,負極材料價格順勢上行,隔膜依舊緊缺,有可能出現供應缺口;另一方面,原材料漲價對下游的動力電池生產企業形成沖擊,值得注意的是,如寧德時代等企業開始自己購買或入股鋰礦,解決原材料供應、穩定采購價格等相關問題,如果引發動力電池企業紛紛效仿,將對原材料企業帶來新的沖擊。“因此,產業鏈需要有主管部門來進行指導,如果能建立由大多數動力電池企業及原材料企業參與的產業聯盟,從而協商將價格控制在一定范圍內,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解決供需平衡問題。”彭松林告訴記者。

      三季度,原材料價格上漲,產業鏈企業“幾家歡樂幾家愁”。近來,網傳個別動力電池企業發出漲價函,但頭部電池企業并未響應,寧德時代就公開表示“不漲價”。有研究機構調研顯示,動力電池原材料漲價的影響如果傳導到末端的整車企業,電池的采購價格實際可能增加約10%~20%,最終整車的物料成本將會上升3.5%~7%。“隨著新能源汽車產銷量上升,考慮到規模效應,整車成本可能有所下降,這在一定程度上能削弱甚至抵消電池成本上漲的影響。”東方證券分析師覃筱鵬在接受《中國汽車報》記者采訪時如是說。

      穩定市場更重要

      三季度財報也反映出一些新趨勢。“動力電池企業都在努力拓展市場空間。”上海對外經濟貿易大學現代國際經濟研究中心研究員齊振濤在接受《中國汽車報》記者采訪時表示,一是全球新能源汽車行業進入加速期,對動力電池需求大幅增長;二是從歐洲到北美、亞洲,正迎來動力電池新一輪擴產潮,特點是行業巨頭的規模持續擴大,歐美車企自建動力電池廠的規模和速度也在不斷提升,導致對上游原材料需求持續增加;三是動力電池新技術、新工業、新產品不斷涌現,推動行業新產品加速出爐;四是有實力、有資金的行業企業正積極向產業鏈上游拓展,竭力以較低的成本實現動力電池產品不漲價,阻斷向產業鏈下游傳導不利因素。

      而對于動力電池產業鏈未來發展,業內預期并不一致。“動力電池行業企業三季度財報,可以反映出行業發展既有活力,也有潛力。”馬宏圖認為,一是由企業財報可見,國內動力電池及原材料企業近年來得到較大發展,已經具備較為完整的產業鏈,并且也在向國內外的資源、市場進行開拓,相比前幾年有了顯著變化;二是整個行業處于上升期,特別是頭部企業的產能、規模不斷擴大,發展態勢良好;三是在全球產業鏈上多種形式的合作不斷增多,其中不僅有寧德時代對外授權技術,也有國軒高科與大眾攜手合作,有效激活了這一市場快速發展;四是國內動力電池產業鏈的技術創新能力和水平不斷提速,如寧德時代CTP技術、比亞迪刀片電池、國軒高科JTM技術等,由此,使動力電池產業鏈發展出現新局面,也使動力電池產業成為我國新能源汽車發展的一支令人矚目的重要基礎力量。

      面對不斷加速的行業發展,更需要有清醒的認識。“在目前供需失衡、原材料漲價導致行業熱度飆升的環境下,很容易掩蓋一些行業發展中的弱點和不足。”宋浩駿表示,一方面,總體盈利者居多令人欣慰,但這是建立在市場價格大幅波動下的盈利,難以持久,值得身在其中的所有企業思考,如何才能實現高質量、長久的可持續發展;另一方面,雖然在產量上具備一定優勢,但是從全球范圍來看,我國動力電池整個行業在技術、品牌、市場競爭力等方面還存在一些短板和不足,需要相關企業保持清醒的認識,提升競爭力。

       

      久久亚洲道色综合久久 - 视频 - 在线观看 - 电影影院 - 品赏网